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励志文章 > 一个战无不胜的创业者故事


一个战无不胜的创业者故事

时间:2017-04-10 20:15:47   来源:  作者:小小  点击数:  我要投稿   收藏


  阅历过两次繁重的失败,诸葛风(化名)又回到了他最熟习的计算机软件开发范围,末尾了他的第三次创业。屡败屡战的诸葛风时辰都在仔细地总结阅历经验,他在博客中慨叹:“年少时没有培育起商业思想,创业实际中肯定要付出更大本钱。从技术、管理转型到业务,一路付出的本钱过高,占用了大半的妥协时间。”虽然创业失败需求自己买单,但是他不时觉得失败的阅历是一笔庞大的财富。
  
  第一次失败:自觉贪大求规模
  
  2004年,诸葛风在福建省漳浦县末尾了初次创业,他创立的尚远计算机公司主要运营电脑硬件和攒机。创业之初,他就试图在气势上压倒竞争对手,二话不说租下了两个店面,营业面积到达100多平方米,是竞争对手的3倍多,在规模上做到了县城第一。
  
  诸葛风觉得,自己有技术优势,又有兴旺地域的市场阅历,再辅以优质的效劳,一定能逾越对手,所以要做到外地第一,就得在门面上下时间。为了追求美丽大气,诸葛风花了1700元买来一张庞大的前台办公桌,用2000元装修了玻璃背景墙。后来的理想证明,在政府、企业、团体三类客户中,诸葛风的竞争对手拥有着较强的人脉,在政府推销上占有很大优势。而团体客户看到这么豪华的装修,基本不敢登门,以为这里的商品价钱会更“宰人”,“这就像一个卖牛肉面的小店老板开着奔驰做生意,他人一定以为他在牟取暴利,其实,我们店的利润还不到10%。”诸葛风说。
  
  更大的效果出如今了股西方面。为了让公司更具规模,诸葛风在已有两个股东的基础上,又找来了第三个股东。3个股东心不齐,招致了很多效果的出现。比如一个股东的执行力偏弱,另一个股东居然在公司运营到3个月时,私自调用了3万元资金,形成公司资金链断裂。维持了一段时间之后,公司不得已迁址到一个面积较小的二层楼里,前台办公桌也以200元的低价卖了(www。net08。net)废品。
  
  “一年半时间,每个月都在盈亏的平衡点上下徘徊,公司处在半死不活的形态。”诸葛风回想说,公司的毛利在15%~20%之间,每个月的净利只要两三千元,一年仅赚了1万多元。
  
  除了贪大追求规模外,诸葛风以为自己现在还犯了两个错误,“一是前期调研缺乏,二是运营中没有合理地分配资金,招致现金流变库存”。在创业预备阶段,诸葛风只是听说漳浦县将要树立一个2万吨的港口,他就决议了要开公司,并没有实地调研,其实整个漳浦县城只要50多家企业,一些企业每月发作的IT费用甚至不到300元,“事先也没有思索港口的树立、配套的市场开发,远非一朝一夕之事”。还有推销的失误,诸葛风从广东推销来一批办公耗材,回来后才发现墨盒、打印机等基本无法婚配,只好放入仓库。
  
  第二次失败:缺少中心指导者
  
  2005年,诸葛风保管了电脑公司的股份,独自离开厦门寻觅时机。这时,职场培训的浪潮正在兴起,24岁的诸葛风在一所培训学校当起了业务员,工资每月1500元。
  
  庞大的客户市场让诸葛风和另外两个年轻的业务员心潮澎湃,老板混乱的管理思绪更是让他们有了摩拳擦掌的创业激动。正在此时,漳浦县传来另外两个股东撤资的音讯,诸葛风决议再尝试一次。
  
  第二次创业让诸葛风很兴奋,他觉得最难得的是3个团队成员构成了才干上的互补:“女同事是一名销售型人才,具有永不气馁的肉体;男同事具有很强的条理性,任何事情到他手上都变得有条不紊,他甚至可以直接走上讲台当培训师;我有一定的管理阅历,可以担任和客户做业务前期的剖析谈判。”诸葛风以为,和冤家协作创业失败率高的最主要缘由就是彼此的互补性缺乏。
  
  但是,他们兴办的培训学校在推向市场后仅坚持了10个月,做成两单生意后便开张了。“团队缺少中心指导者、外部争论过多是创业中致命的效果。”诸葛风以为,开展初期的中小企业一定要有一个强势的指导者,否则即使才干互补,也会糜费很多时间本钱。
  
  培训市场的中心竞争力是整合资源的才干,而诸葛风的创业团队事先在整合讲师、开掘客户两个方面都没有做好。比起之前的培训学校,讲师的水平又只能算末流,意向性的客户也没有尽量争取到,最后的结果就只要失败。让诸葛风觉得惋惜的是,虽然3团体在互补性上大大逾越了第一次创业,但他们没有可以坚持渡过转型期。
  
  第三次创业:继续总结阅历经验
  
  2007年,诸葛风离开一家商超公司开发POS系统。原本搞技术研发的诸葛风自动请缨去公司的广州办事处任务,一年时间,广州办事处就取代了厦门办事处的主导位置。“事先的状况下,原本我宁愿做一枚棋子,而不是领头羊,当然前提是老板要给一颗定心丸。”诸葛风屡次讯问自己的未来开展,老板都没有明白表态。最后,老板行动许愿重新分配利润,诸葛风兴奋之余疏忽了签署书面合同,第二年年终,老板就“变卦”了。
  
  “分开的时分,老板像仇人一样地看我。但是我一直以为,在中国做市场,就要学会与人分享。”诸葛风说,后来不论是选择协作,还是独自运作,他决议要完成他人利益的最大化。“我曾容许这个老板,和睦他成为竞争对手。”回归本行的第三次创业,“做什么”一度让诸葛风堕入矛盾当中,最后,他选择了开发收银系统。
  
  收银系统的开发也并非坏事多磨,2008年10月,公司预备着手研发相关产品,诸葛风请一个相识多年、在高校任职的冤家停止研发,并谈好了条件,预付了订金。可是直到如今,原定9个月内完成的产品只要一个设计框架。
  
  “他不时地推翻重构,不时在寻觅新的技术参与,而我对设计的等候过高,没有合理地掌控研发周期”,在诸葛风看来,双方的创业热情并不对等,冤家习气了高校的缓慢节拍,而他更强调企业的执行力。他觉得自己第三次创业的路还很长。noY每天一篇励志文章,每晚一个励志故事—萨特励志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