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華語電影 今日外語電影 電影影評 電影經典臺詞
地方網 > 娛樂 > 電影 > 今日華語電影 > 正文

《贅婿》導演鄧科:我接受所有贊揚和批評

來源:澎湃新聞 2021-03-06 13:43   http://www.sattatv.com/

近日,《贅婿》完結,不少喜歡的觀眾表達了對第二季的期待,但也有不喜歡的觀眾在豆瓣上打出低分。熱度頗高,口碑兩極,讓這部劇在近期播出的電視劇中,顯得格外矚目。《贅婿》劇照

《贅婿》劇照

青年導演鄧科,曾執導《人不彪悍枉少年》《旗袍美探》等作品,他擅長以輕喜的方式去展開故事。《贅婿》原著篇幅極長,人物眾多,故事主線一再升級,在影視化改編方面,難度頗大。

接到《贅婿》這個項目,鄧科跟制片人溝通了很久,想找到一個適合《贅婿》的打開方式,最終確定了輕喜劇。導演擅長和喜歡輕喜劇,故事天然有輕喜劇的基礎,主演郭麒麟,本身也是喜劇色彩強烈的演員,這讓《贅婿》開篇形成了輕快好笑的氛圍,也因為“拼刀刀”“蘇寧毅購”等喜劇梗出圈。“拼刀刀”

“拼刀刀”

鄧科介紹,“現場拍攝的時候,跟演員不斷磨合添加,比如像大家喜歡的“彈幕梗”,打破了第四堵墻,就是在現場跟演員互動出來的,甚至在音樂上,我們為了突出一定的喜感跟穿越之后的特殊的氛圍感, bgm上選用了“特工”的那種感覺,開金手指的感覺。這一系列疊加,才最終形成了這個作品現在這個味道。”

郭麒麟擔綱主演,呈現出一個質感平實、幽默、可愛,與過往古裝劇迥然不同的男主人公形象,著實讓不少觀眾有些意外。郭麒麟會演喜劇,大家都能猜到,郭麒麟還能演愛情戲,演“霸道總裁”,大家都猜不到。鄧科坦承,“這么大一個項目,當然不是我們一拍腦門就敢說誰誰來演,肯定接觸了很長時間。當時我們看過麒麟的一個話劇,他在話劇里演繹一個小人物在戰亂年代的變遷和成長,就覺得郭麒麟其實并不是我們以為的,好像他只能是一個喜劇演員,他其實很豐富,而且很有自己的想法和可能性。我們就跟他進行了很多交流,郭麒麟其實非常老到,所以也是他給了我們信心,相信他可以去完成更多可能性。”

鄧科告訴郭麒麟,“我不想只拍你喜劇的一面,我希望你呈現些觀眾沒看到的東西”,比如寧毅“狠”的這一面。郭麒麟對此表示非常有信心。達成了共識,兩人就各自開始做功課,郭麒麟調整心態和表演節奏,鄧科梳理了一個表演的范本,找亞洲一些優秀男演員可以借鑒的表演橋段跟表演方式。“麒麟是很尊重對手的演員,我提出的建議他基本都會聽,然后加上自己的想法呈現出來,綜合而言就有了這樣的一個結果。”郭麒麟飾演寧毅

郭麒麟飾演寧毅

對于因《贅婿》原著作者的一些事件和言論,波及劇集這件事,鄧科說道,“首先《贅婿》并不是以性別、男女這些作為主要表達,它最主要講述的還是一個小人物怎樣逆襲的故事。里面的一些表達,我們到了劇版,因為載體的變化,根據符合電視劇審美習慣和觀眾喜好的方式進行一定改編,也是為了更好保留原著的核心精神。同時我覺得男女平等,一夫一妻,這些是當下毋庸置疑的社會共同認知,所以在進行改編的時候,自然而然就把一些情節做了些改動。”

鄧科表示,接受所有人對這個劇的贊揚和批評,作為創作者,“我更多還是會關注創作這一塊,創作以外的一些聲音,也確實沒有那么多時間和精力去關注。”對于這部作品,鄧科似乎在得到第一批觀眾的反饋時,已經心滿意足。“第一批觀眾是我們的一些朋友和同事,他們看完之后,給了一些比較正面的評價。那時我本想跟他們好好討論一下這個劇,看有沒有什么可以進行修改或者重新剪輯,我抱了一堆問題想去問他們,卻看到他們在看片時,全情投入到了劇情里去,因為劇情中的某個點,他們都笑了或者哭了,所以那時我就覺得,這個劇好像形成了我跟觀眾的一個橋梁,去溝通、探討一些東西。我作為創作者,其實得到他們那些評價,就很滿足了。從那之后,我整個對《贅婿》的心態就很平和了。”

【對話】

談評價體系:《贅婿》的格局比較大,不是圈層作品

澎湃新聞:你剛提到了音樂,《贅婿》的音樂風格確實和一般古裝作品挺不一樣的,其實具有很多現代的特點,音樂上你是怎么去做要求和思考的?

鄧科:首先古裝劇會有一定的配樂風格的模板,但我可能是個比較喜歡反傳統的人,所以當時我們就定了個標準,就整個《贅婿》,為了保留它古裝劇的氛圍,它配樂部分古風會占到百分之六七十,除此以外,為了增加一些特別的感覺,我們也用了其他音樂元素和風格。

使用這些元素和風格的方式是跟著人物走,每個角色都會有自己的音樂元素。比如寧毅的音樂元素就是特工片的感覺更多,然后張若昀在面對鏡頭的時候,用了蒙古的呼麥,寧毅在鏡子里看到自己穿越變身了的時候,我們用了苗族的喊山。蘇檀兒用的是偏輕盈的弦樂,希望能襯托出她裙裾飄飄的感覺。蘇家二房和耿護院,我們用的是貝斯等比較重比較低的音樂。

整個這樣的編排會使風格有一些變化,這是我特別希望能呈現的。因為我覺得除了一部劇除了劇本以外,到了導演層面,創作的手段更多元了,我可以掌握的不光有演員的表演,有攝影的質感,美術的風格,還有音樂的類型跟情緒,這些都是可以去調動的。所以這次《贅婿》的配樂確實我們玩的很過癮。《贅婿》劇照

《贅婿》劇照

澎湃新聞:其實原著故事是逐步展開和擴大的,從宅斗商戰到朝堂權謀,這種多元和變化會不會造成影視化時的困難?怎么去摸索它的一個定位,怎么去排布和平衡一些內容?

鄧科:確實小說就有這個特點,主角步步升級,面對越來越深入的困難跟更強大的對手,這就是小說的核心故事走向,這一塊我們是沒法逆轉的,我覺得從創作者的角度而言,我也蠻喜歡這種走向的,它其實就像人生一樣,從最開始比較輕松的氛圍,到慢慢進入社會,面對各種挑戰,有開心的,不開心的。我覺得陪伴寧毅這個人物成長,就像過完了一個人的一生一樣精彩。

但確實,我看到有些評論,觀眾表示很喜歡之前輕松的喜劇、愛情的部分,然后會覺得在劇情后半段,好像這種東西就相對變少了。其實我理解觀眾表達出來的需求,但我覺得,《贅婿》不是一個特別圈層的作品,它不是主打愛情或者喜劇,在我看來,它其實是一個格局比較大的作品,我們嘗試著在里面放入愛情、親情、友情,然后也加入了權謀,它其實很像一個小社會的縮影,我是覺得它蠻綜合的。我覺得它的觀眾構成也是比較廣的。宋軼飾演蘇檀兒

宋軼飾演蘇檀兒

澎湃新聞:之前原著作者的一些言論,包括這部作品是有過一些爭議的。現在能看出劇版編劇大刀闊斧的改動,比如原著是比較典型的男頻文,出現一些比如“妻妾成群”這種男性爽文的東西,而劇版是改動了感情線,做得更專一了。想問一下,在項目最初的時候有沒有考慮過,這個故事在某些方面是容易引起爭議的?

鄧科:首先《贅婿》并不是以性別、男女這些作為主要表達,它最主要講述的還是一個小人物怎樣逆襲的故事,所以對于里面的一些表達,我們到了劇版時,因為載體的變化,我們根據符合電視劇審美習慣和觀眾喜好的方式進行一定改編,是為了更好保留原著的核心精神。同時我覺得,男女平等、一夫一妻,這些是當下毋庸置疑的社會共同認知,所以在進行改編的時候,自然而然就把一些情節做了些改動。

澎湃新聞:我們會看到,這個劇的熱度和它在某些網站上的評分是不成正比的,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,一些觀眾出于對原著或原著作者的一些看法,而對電視劇也做出低分評價。對于這件事你個人怎么看?

鄧科:其實我現在會很平淡,從最開始創作到后期拍完,到第一批觀眾看到這個劇。第一批觀眾是我們的一些朋友和同事,他們看完之后,給了一些比較正面的評價。我作為創作者,其實得到他們的那些評價時,就很滿足了。因為那時我本來想跟他們好好討論一下這個劇,看有沒有什么可以進行修改或者重新剪輯,我抱了一堆問題想去問他們,卻看到他們在看片時,全情投入到了劇情里去,因為劇情中的某個點,他們都笑了或者哭了,所以那時我就覺得,這個劇好像形成了我跟觀眾的一個橋梁,去溝通、探討一些東西。

從那之后,我整個對《贅婿》的心態就很平和了。從它播出,到后來這樣的關注度,覆蓋那么大的人群,觀眾里面肯定是不同年齡、職業、圈層、性別的人都有,我覺得觸達這樣廣泛的觀眾群,它必定不是圈層作品,勢必是眾口難調的,所以我接受所有人對這個劇的贊揚和批評,都是各方不同的聲音,我都很接受。作為創作者,我更多還是會關注創作這一塊,創作以外的一些聲音,也確實沒有那么多時間和精力去關注。

談選角:從話劇看到了郭麒麟的可能性

澎湃新聞:《慶余年》播出后,郭麒麟作為演員走入了大家視野,但讓他來擔綱這么大一個項目的男主,觀眾也是比較沒想到的,也想問下主創團隊是如何去做出這個決定的?

鄧科:這么大一個項目,當然也不是我們一拍腦門就敢說誰誰來演,肯定接觸了很長時間。當時我們看過麒麟的一個話劇,他在話劇里演繹一個小人物在戰亂年代的變遷和成長,就覺得郭麒麟其實并不是我們以為的,好像他只能是一個喜劇演員,他其實很豐富,而且很有自己的想法和可能性。我們就跟他進行了很多交流,郭麒麟其實非常老到,所以也是他給了我們信心,相信他可以去完成更多可能性。《贅婿》劇照

《贅婿》劇照

澎湃新聞:人物眾多,在選角也是提出了相當高的要求,比如大家會覺得挺驚喜有新鮮感的兩位配角,一個是飾演小嬋的王麗娜,一個是飾演耿護院的王成思,經歷了一個怎樣的選角過程?

鄧科:這個我就稍微凡爾賽一下,我在選演員這方面,還是比較有信心的。像王成思是怎么找到的呢,是我朋友在看他演《羞羞的鐵拳》的時候,就不斷給我發信息,說他特別像我,也是一個胡子嘛。所以那時候,我就對他產生了印象。后來正好要挑一個護院,副導演就把王成思的資料給到我們,我想,一個大胡子,又最喜歡看言情小說,這個反差很有意思,我就選了他。寧毅(郭麒麟 飾)、耿護院(王思成 飾)

寧毅(郭麒麟 飾)、耿護院(王思成 飾)

小嬋這個角色更有意思,最開始有很多年輕演員在競爭這個角色,王麗娜后來也很好奇為什么定了她,因為同一批競爭的演員里,有好幾個可能是比她有知名度的,或者表演更老練的,面試時,她那兩天可能有點上火,臉上還有痘痘。面試完后,她自己后來跟我講,她覺得她一定沒有通過,結果后來我們選擇她,她說感覺就跟中獎一樣。她問我為什么選她?我就很直白跟她講,可能你的外形,演技還不是最拔尖的,但你就是我心目中的小嬋,你身上那種稍微憨憨的感覺,很可愛,很像小嬋這個人物。我拍戲不是為了選美,不是選明星,我是選適合角色的演員,所以我的考核標準會不一樣。王麗娜飾演小嬋

王麗娜飾演小嬋

談喜劇創作:現掛難能可貴

澎湃新聞:服化道非常精心,是能感覺到主創團隊的審美的。包括你之前作品像《旗袍美探》,都在審美方面相當精致,也想了解下作為導演,你的個人審美要如何在不同類型年代風格的作品中進行參與?

鄧科:我覺得審美這個東西是很個人的,當一個人審美很確定之后,做選擇時就會很自然地給出答案,所以無論拍民國戲還是古裝戲,可能你都會在一個標準內。

然后從創作習慣而言,我一直推崇兩點,我喜歡影片中美學有一個一以貫之的體系,我不太喜歡那種七七八八五花八門的東西都往里塞,我一定會強調體系,比如像《贅婿》,可能大概是假定了一個宋朝大概的感覺,所以服飾狀態得往這個體系靠。然后之前像《旗袍美探》,還有我的其他作品,我都會尋找一種美學體系,然后盡量去遵守這個體系。

因為之前拍過電影,所以可能對于電視劇作品,我還是會按電影的方式盡量要求做得考究一些,但到《贅婿》,我們都沒有特別追求畫面的極致美感,因為這次我在創作上有一個心態變化,我覺得這個劇故事是最重要的,就把所有東西都退到了故事之后。像大家討論的這種喜感喜劇的東西,我在現場跟麒麟他們也在說,我說不要覺得我們在演個喜劇,也不需要你們表演風格大于這個故事,更多的肢體,我都不要,我就需要你們靜靜地、穩穩地、認真地演這個人物,喜劇的東西是來源于劇情本身。

澎湃新聞:其實在拍攝過程中,導演要兼顧各個部門大大小小的事務,這次創作中,對你來說面臨的最大挑戰是什么?

鄧科:可能是融合他們的表演體系,因為像麒麟他是德云社的,然后王成思他是開心麻花的,還有比較偏東北的這種喜劇風格,然后我們劇組中還有馬來西亞的演員等等,所以大家不同的表演體系,一起演喜劇很容易出現一種出跳的感覺。因為喜劇的方式很多種,有的人是靠肢體,有的人是靠語言,有的人靠反應。所以開機的時候我給自己定的標準,就是要把他們的表演全框定在一個范圍內,形成一個贅婿的世界觀,讓大家看里面的每個角色都不覺得跳戲。我花了很多功夫,跟每個角色在開機前聊過,就起碼聊一個晚上,聊完之后再到現場,大家互相碰撞的時候,再進行調整。寧毅和布店小二的天津話

寧毅和布店小二的天津話

澎湃新聞:說到喜劇,其實咱們都知道,喜劇是很重視現掛的。在看這個劇時,會覺得很多地方都很像是現掛,比如郭麒麟跟樓家布店小二,交流的時候突然兩人天津話就蹦出來了,然后還有他之前跟岳父身邊的護院,兩人坐下來聊天,聊得特別生活化,一點古裝劇的范式腔調都沒有。也想了解下這種現掛的內容在拍攝中是如何去臨時創作的?

鄧科: 首先,我覺得,這是非常好的一個東西,就像大家現在感受到一樣。我覺得,得益于有一個好演員,演員必須要有很強的現場應變能力。其次,有一個好氛圍,讓大家敢于去嘗試這種研發。其三,導演要引導這種氛圍,去推動發展。

我很慶幸,我的這些劇里,一直都有這種高光時刻的存在,包括像上一部戲《旗袍美探》,也有大量現場的東西,后期都被保留下來了,很精彩。比如像天津話那場,到了現場后,正好需要一個演員,然后找了一圈之后,就讓跟我合作了七八年的執行導演去演了。然后突然我腦子里面想到一個點,就是我的執行導演,他是天津人,他在現場喊開機時,常用天津話喊。他一用天津話“開機”,麒麟開口第一句臺詞,有時候那個味道就會跑偏,然后這個細節,我就記住了。我就說你倆都是天津人,你們就都用天津話來說這段。然后,麒麟跟護院在廚房里那場戲,當時我就是沒喊“卡”,其實后來也養成習慣了,只要我不喊“卡”,他們就往下一直演。麒麟演到實在演不下去了,他就開始在鏡頭里吐槽,說你看這個導演又使壞了,就不給你卡,有很多這種氛圍,現場大家就都玩起來了,我覺得這個東西對于喜劇創作來說難能可貴。

澎湃新聞:你作品類型其實跨度挺大,在這么多各種題材作品中,有沒有貫穿其中的個人特質,或者你堅持的、一以貫之的要素?

鄧科:第一是我所有作品,我都希望三觀是要正的,我不希望拍什么人性比較灰暗的層面,或者拍那種臟亂差的東西,我喜歡輕松陽光的氛圍。還有我喜歡用喜劇的視角去講述故事。這些其實也不是我刻意總結的,是這些年不斷拍劇,我發覺每到一個節點的時候,我總會給出相同的答案。比如說在場景挑選時,可能同時面臨一個很破爛但有質感的場景,或者一個很美好的場景,我可能下意識就會選擇相對美好一點的場景。所以這些年不斷的拍,拍完我自己再回看,我發覺這些好像是我的特點。

澎湃新聞:電視劇拍攝強度非常高,動不動可能兩三個月、三四個月,在這樣高強度長時間的拍攝過程中,作為核心創作者的導演,要如何保持自己和大家的創作狀態,尤其要如何保護演員的表演狀態?

鄧科:我會帶大家去聚餐,去喝酒,但是不酗酒。我也慢慢總結出一個我的節奏,比如說一個劇大概三個月的拍攝周期,第一個月的時候,大家會比較正常的工作,工作完大家就各自回去,因為在那個階段演員需要有個慢慢磨合的過程,需要有個嚴肅感的建立,那個階段我也要去控制表演,把每個人的表演習慣“掰”過來,它是一個很核心的過程。在那一個月把這些工作做完之后,其實劇組的表演風格跟每個人物都已經立住了,已經形成了演員的記憶和共識了。在接下來兩個月過程中,其實就按照這種共識,在不斷延伸跟發展中繼續工作。

但這個時候會面臨一個問題,體力跟專注度肯定會產生一定的分散,因為沒人能高強度的一直工作對吧?尤其是戲量很大的主角們會累,所以一般一個月結束之后,我會開始組織演員聚餐,因為聚餐過程中大家也熟了,喝一些小酒,聊聊天,把第二天的工作在酒桌上我就會告訴演員,這樣也增加了演員之間的親密度跟默契度,尤其像我們拍的是比較輕松娛樂的喜劇,所以它需要一個團隊的建立。你看開心麻花,你會發覺一個人單打獨斗是很難形成一種喜劇風格,但一群人他就可以形成一種喜劇氛圍。然后臨近殺青的時候,因為要趕進度了,所以又會把大家“箍”得緊一點。(本文來自澎湃新聞,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“澎湃新聞”APP)

新聞推薦

“孤獨星球”裂變記 評伍美珍新作《孤獨星球雜貨店》

我是用一個多小時就看完《孤獨星球雜貨店》一書的,有一種酣暢淋漓的感覺。該書是著名兒童文學作家伍美珍的中篇小說集,2020...

相關推薦:
猜你喜歡:
評論:(《贅婿》導演鄧科:我接受所有贊揚和批評)
頻道推薦
  • 我國老齡服務事業和產業前景廣闊
  • “亞冠” 蔚山現代奪冠
  • 安東尼·福奇:美國政治泥沼中的“抗疫隊長”
  • 火神山女孩阿念:向死而生的這一年
  • 阿富汗首都爆炸襲擊導致8人死亡
  • 熱點閱讀
    為愛英勇,是壞女人的骨氣... 請回答2020 誰燒紅了素媛案的熔爐?... 紅玫瑰的花生醬
    圖文看點
    鄉里鄉親
    電影藍皮書預計今年全球票房約為去年... 劉純懿沒被喜番 “如何不內卷”還是... 電影藍皮書:初步估算今年全球電影票房...
    熱點排行

    free欧美高清猪马牛俄罗斯